最新莽张康苑资讯_新闻_莽张康苑之家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莽张康苑网>娱乐>文章

直播空间不能成为“自虐”的秀场
2019-09-11 17:03:39 稿件来源:莽张康苑网

传记的写法,当然是见仁见智的,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追求。我本人在传记写作的实践中,倾向于在正文部分追求主题鲜明、叙事流畅,考据的部分、学术界内部的讨论部分,除非涉及关键性情节,否则一律“堆入”注释,希望这样可以让读者比较容易地把握到传主命运的跌宕起伏。若以我的鄙意来度量,孙应时生命中的某些细节,若加渲染,还可以更突出,也更感人。举两个例子,第一,入蜀前后孙应时所遭受的个人前途与家族责任的强烈撕扯。得到丘崈的辟举,对孙应时本人来说是大好机会,他本拟携母入蜀,却遭二兄反对,不得不推迟出发;好不容易抵达四川,又得到长兄去世的消息。家有二兄,皆可奉母;长兄纵亡,次兄仍在,何必事事非他不可?!作为余姚孙氏唯一考中进士做了官的人,孙应时在孝悌名声与个人前途之间进退两难。最终,在丘崈的极力挽留下,他还是决定做满一年任期之后再返乡葬兄。像孙应时这样一个缺乏过硬背景和雄厚资产支持的下层官员来说,既入了官场,还怎么可能有其他选择?!第二,孙应时对于常熟知县能否做满三年任期的焦虑。这一步关系到他后半生的衣食。可是党禁之下,形势险恶,未来孰能逆料?!按照书中提供的资料,我们看到,孙应时分明在“倒计时”:距离满两年还差半个月的时候,他已经无心写作其他应景文章。距离满两年还差两天的时候,他仍然是战战兢兢的,担心“未保一年之间能终吉否”(109页)。到了距离三年任满五个月的时候,他给旧日同僚写信,说自己“黾勉剧邑,兢兢度日…未知果能善去与否”(110页)。到了距离任满两个月的时候,他反倒比之前好像更有些把握些了,然而还不敢放松,给同乡、给朱熹写信,都写到这件事,感谢对方对自己的照顾,表达万一如愿的知足喜乐(111页)。

“拼命直播”不是夸张说法,而可能是现实。据媒体报道,注册地武汉的聊聊直播平台上,有主播靠直播喝酒、抽烟、赌博等不良行为,博取关注和礼物。去年年底,大连一男子在平台直播喝酒后死亡,此前他曾长期直播喝酒、喝油等。

虽然直播喝酒、挑战极限,无明确的法律禁令,但客观上,走向极端的“自虐式”喝酒,以及拿命挑战极限的直播内容,都是将“猎奇”“冒险”做成了生意和流量,并异化为对自虐乃至自杀的公开展示甚至鼓励。作为利益关联方的网络平台,自然难辞其咎。

“中国好舌头”华少谈及加盟原因时说,在综艺真人秀火爆荧屏的当下,《我是演说家》是一档旨在传播中华传统文化、彰显中国特色和中国风格的节目,他希望通过自己多年的主持经验以及现场应变能力,为第二季节目注入更多新鲜元素,从而给观众带来多元化的视听享受和精神震撼。

从盘面来看,仅农业股逆势飘红,其中国产软件、芯片、5G 等科技股成杀跌重灾区!中兴通讯、中国软件、烽火通信、浪潮软件等全线跌停!

钟南山还说,与过去相比,目前不仅是药价虚高问题,同时还有药价虚低问题,“有些根本不可能的价格也出来了,很可笑”。至于药价应该怎么定?“找专家来定。”他说。

对个体而言,法无禁止皆可为,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但种种极端行为通过网络直播被公开传播、展示,成为换取打赏的“商品”,平台有责任当好把关者。直播空间不应该是法律和道德的虚无之地,如果网络直播最终是为那些在现实生活中“不敢为、不能为”的极端行为提供一个宣泄口,这无疑是整个行业的堕落。

死者家属的朋友称,该男子生前曾在“三个月时间内,天天要演喝酒”;有视频显示,一次死者在直播中“喝完都抽搐了”……如此“自杀式”喝酒直播,在“喝得越狠,人气越高,打赏越多”的网络平台利益分成机制激励下,无疑成了某种“催命符”。引发悲剧,几乎是必然。

“蓝海101”和“蓝海201”分别由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所、东海所负责建设和具体运维,主要承担海洋渔业资源与渔业环境的常规、专项和应急调查监测以及海洋综合调查和研究工作。两船将成为未来10年内我国开展海洋渔业科学调查的主力军,与三大海区现有和待建的海洋渔业科学调查船相互补充,形成完整的全国海洋渔业资源调查船体系。

直播也可能让人丧命,这再次说明,网络从来就不是真空地带,那些极端行为有着真实的破坏力。而纵容花式自虐、自杀式行为在网络直播间中泛滥,其后果也必将溢出屏幕,带来真实伤害。这是对于监管的提醒,也是对于行业价值观的提醒。同时,网民也当自律,避免自己成为“网络斗兽场”的嗜血观众,网络空间不该是人性的阴沟。

这两年,聚焦留学生题材的电视剧不少。继唐嫣和罗晋主演的《归去来》、梅婷和邬君梅主演的《陪读妈妈》之后,《带着爸爸去留学》近日也在东方卫视晚间黄金档播出。该剧由姚晓峰执导,孙红雷、辛芷蕾、曾舜晞、蒋依依领衔主演,刘敏涛、涂松岩、杨玏、檀健次等特别出演。

直播没有原罪,可一而再发生的悲剧,应该让人清醒,不加规范的直播市场,天然将会滑向失序和野蛮的一面。“自杀式”喝酒,没有任何专业保障的极限挑战也好,各式打擦边球的露骨操作也罢,背后都是“流量为王”的逻辑在推动。它们可能激发和放大人性之恶,鼓励铤而走险,对表演者造成伤害。

近年,网络直播行业风生水起,相关监管规定也密集出台,像此次涉事平台此前就已被列入黑名单。但喝酒、抽烟、赌博等直播行为依然我行我素公开上演,是否说明目前的管理强度与制度,还有着“致命”的漏洞?

中新社香港1月30日电 巴布罗·毕加索巨作《戴贝雷帽、穿格子裙的女子(玛莉·德雷莎·沃特)》30日亮相香港苏富比。这是该画全球预展的首站,在完成香港、台北、纽约、伦敦预展后,画作将于2月28日在伦敦苏富比首度拍卖,估价约5000万美元,即约3.9亿港元。

事实上,2017年开始实施的《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》第六条明确规定,网络表演不得含有表演方式恐怖、残忍、暴力、低俗,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内容。很明显,“自杀式”喝酒直播,既显得残忍,也是直接在摧残表演者的身心健康。

这让人想起,2017年,自称“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”26岁的吴咏宁,在湖南长沙某大楼坠亡的悲剧。生前,吴就是在各大直播平台经常发布自己的极限挑战视频,以换取网友的关注和打赏。

王副代表说,去年12月1日到今天,在三个多月时间内,双方经贸团队已经举行了三轮高级别磋商,这些磋商在一些重要问题上都取得了实质性进展。现在,双方经贸团队正在继续全力进行沟通、磋商,就是要按照两国元首确定的磋商原则和方向,达成一个协议,取消所有相互加征的关税,使中美双边贸易能够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。

中华彩票app

上一篇:港澳台简讯:香港4月消费物价指数同比升1.9%
下一篇:基金对ST长生按0元估值

24小时排行 最新文章

热点推荐 随机推荐